关于性侵犯的误解与事实






关于性侵犯的误解与事实

人们对基于性别暴力、性暴力以及性化暴力,还有它们所牵连的受害者存在着一些误解。这些误解可能阻碍性侵犯的幸存者获取所需的支持,还可能最终导致幸存者所受到的耻辱感,伤害性对待,以及被排斥。幸存者在经历创伤后,应得到的是支持,而非骚扰、迫害、孤立,或者被要求对所受的创伤承担责任。Saahas在试图借助其资料库来帮助解决有关基于性别暴力、性暴力以及性化暴力的不同层面问题的同时,也意识到普遍存在的一些误解和错误观念,对此,我们有以下一些解答。

误解1:仅仅女生易受到基于性别暴力、性暴力以及性化暴力的攻击
事实:
所有人,不论其性别、性别身份或者性取向,都易受到基于性别暴力、性暴力和性化暴力的攻击。男女性别特征可能构成暴力的基础,性暴力可能针对具有特定性别身份的人群,性化暴力可能影响到所有性别身份的人群,性侵犯则以相同的危害性威胁着两性以及所有性别身份的人群。

有证据显示,个别特征,如性取向、残疾障碍、社会地位、种族,以及某些环境因素(如人道主义危机,包括冲突和冲突后局势),可能提高一个人受到基于性别暴力,性暴力和性暴力攻击的危险性。

误解2:如果受害人在被侵犯过程中被引发性欲,该行为则不是人身侵犯。 
事实:
无论受害人是否在被侵犯过程中被引发性欲,如果性行为或者性亲近是不被欢迎的,而且未取得当事人的允许,该行为即是人身侵犯。

误解3:只有具有特定性取向的人才实施性侵犯行为。
事实:
性侵犯行为可能由任何人实施,这不取决于一个人的性取向,而是一种以强凌弱或者漠视他人认许的行为结果。

误解4:如果个人的着装或行为不检点,会导致其遭到性侵犯。
事实:
一个人的着装无论如何都不是对性侵犯发出的邀请。着装打扮是一个人对时尚、舒适感以及兴趣爱好的表达,而不是公开邀请他人侵犯自己的个人空间、个体能动性及个体自由。性侵犯是一种有关暴力和控制的犯罪,源于一个人致力于制服他人,无视他人的个体能动性和许可。所谓挑逗性的装束,或者所谓不检点的行为,都不能视为是在招引不被欢迎的性行为。无论一个人如何穿着或者行为,迫使与其发生非自愿的性行为,即是性侵犯。

误解5:如果一个人遭到性侵犯,一定是咎由自取。
事实:
当然不是。一个人的举止或行为不是在对性侵犯发出邀请。当我们关注于性侵犯的凌辱性,而非将责任推究于受害人,我们才能认识到人身侵犯行为与被侵犯人本身的举止或行为无关。

误解6:一个人遭到性侵犯后会成为同性恋。
事实:
性取向是由自然决定,不是由人身侵犯或者暴力行为所造成。一个人的性取向不受有过被施暴的经历的影响。虽然人身侵犯或者暴力事件所造成的创伤可能改变一个人的对性的态度、看法以及感受,还可能造成对性的恐惧,但是性取向不可能被人身侵犯所影响或改变。没有理由可以认为一个人可以“改变”或者“纠正”他人的性取向 ,为此实施的不被欢迎的性亲近或者性行为是性侵犯。

误解7:如果一个人进入他人的房间、住宅,或者酒吧,则自愿承担性侵犯相关的风险,对此后发生的情况,不能主张受到性侵犯,原因是他们原本不应该进入以上场所。
事实:
所谓的“风险承担”是将犯罪人的行为错误地归置于受害人。即便一个人进入他人的房间、住宅、或者其他私人空间,这也不作为对性行为的许可。

误解8:对一些性行为表示同意则是对一切性行为表示同意。
事实:
同意发生一些性行为并不是对一切性行为的概括性同意。当一个人对于是否发生性行为或者表达相关意愿,感觉不确定或者不安,这表明同意被撤回。当一个人说“不”时,或者要求行为停止,或者表示身体不适,都应受到尊重,同时性行为必须停止。任何强行发生的性行为都是性侵犯。

误解9:当一个人说“不”时,实际上是心甘情愿而在表达“是”。
事实:
不就是不。当一个人说“不”或者“停止”时,其含义就是“不”或“停止”。未经同意而强迫他人发生性行为是性侵犯。

误解 10:如果任何一方当事人在行为过程中酗酒或者使用毒品,该行为则不是性侵犯。
事实:
处于酒精或毒品的影响下并不是对非自愿的性行为的邀请。一个人处于毒品或酒精的作用下,不能因此而遭到他人的侵犯。如果趁机对毒品或酒精使用者实施性侵犯,是一种利用他人脆弱性的乘人之危的行为。当一个人处于毒品或酒精的影响下时,其认知能力将受到限制而无法对性行为进行认许。如果犯罪人故意利用酒精或毒品使他人屈服,从而进行非自愿的性行为,则是一种暴力犯罪。

误解11:如果当事人互相认识,则不是性侵犯。
事实:
大多数的性侵犯案件以及强奸案件的作案人都与受害人相互认识。世界卫生组织指出,全球有35%的女性在一生中不同阶段都曾经遭到由亲密伴侣以及/或者性伴侣所实施的身体暴力或者性暴力,或者由非伴侣所实施的性暴力。一些国家的研究还表明,多达70%的女性一生中曾经遭到由亲密伴侣所致的身体暴力以及/或者性暴力。

通常,性暴力由受害人所认识的伴侣、前任伴侣、同学、朋友、熟人、家人甚至同事所实施。性侵犯可能发生在各种类别的关系中,包括婚姻、恋爱关系,或者由朋友、熟人或者同事所实施。性侵犯也可能发生在异性或者同性关系中。受害者和犯罪行为人之间是否存在或者曾经存在某种关系并不重要,不被欢迎的性行为仍是性侵犯,同时是严重的犯罪。


误解12:如果远离危险场所,如昏暗的街道、空弃的房间或者荒凉地段,则能避免遭到性侵犯。
事实:
性侵犯与场所无关,它涉及对他人使用暴力和加以控制。一些性暴力案件曾发生于住宅、学校、工作场所、公共场合、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期间、医院,以及其他人群密集、高人流量和照明充足的场所。避免进入一些可能助长性暴力的场所当然是谨慎,但是仅仅处于某一场所并非受害的诱因,避免特定的场所也无法保证可以完全防止性侵犯的发生。

误解13:一个人在遭受性侵犯之后将终生成为受害人。
事实:
性侵犯是非常痛苦的经历,一个人可能采取的应对方式有很多。对性侵犯的应对不应被视为具有单一性和统一性,或者具有某种特定的形式。因此,对性侵犯没有单一的所谓正确的应对方式。每个人的回应完全是个人的选择,旁人无法为其规划一套方案或者迫使其采用某种所谓适当的对待方式。当然,旁人可以协助当事人广泛收集所需信息,权衡各种选择,以帮助做出有见地的决定。对性侵犯的应对处理以及所需的时间以及选择方式,因人而异。如何应对性侵犯是非常个人化的经历,如果主观臆断认为一名幸存者应当如何行为、应对或者反应,可能损害到幸存者的切身利益。

误解14:性侵犯的受害人都会立即向警方举报。如果未报案,或者未及时报案,人身侵犯就被视为未发生或者视为对该行为表示认许。
事实:
对一起性侵犯事件是否报案的决定权在于幸存者。性侵犯的幸存者是否向警方举报发生的一起侵袭事件,当事人无论如何选择,自有其理由。谈及性侵犯并非易事,每一次复述事情的经过都将非常痛苦。可能导致一个幸存者不报案的因素有很多:耻辱感、经济成本、对报复的恐惧、害怕不被信任、担心在报案后无法获得支持,以及羞愧感和震惊等等。仅仅由于一个人对一起人身侵犯事件没有报案,或者直接选择不报案,并不代表人身侵犯行为本身没有发生。如果受害者不愿意立即报案,可以帮助他们认识到他们仍可以在稍后并且在当地法律规定的法定时效内报案。

误解15:性侵犯只包括受害人做出了挣扎和抵抗的情形。
事实:
大多数国家的法律都没有将受害人必须做出抵抗作为证明性侵犯罪名成立的要件。一个人在面临性侵犯时没有对袭击者进行对抗或者抵抗的原因有很多,从当场震惊到惧怕遭到更严重的伤害,再到猝不及防和急于应对创伤,这些都可能导致受害者无法做出抵抗。在面临性侵犯时,通常应相信个人的直观与直觉,采取个人认为能最能保护自己生命的措施。不进行挣扎或者抵抗不表示是对侵犯的认许。

误解16:如果一个人拒绝性亲近,必须出明确、清楚的拒绝,除此之外都是表示认许。
事实:
说“不”只是表明不同意的一种方式。我们还可能使用其他词汇, 如“慢慢来”、“不是现在”、“停止”,或者“请不要”。重要的是应从他人的行为中读到其示意, 即对方是否在充分参与、享受并且积极自愿地实施性行为?如果答案是否定,则应后退一步。

误解17:如果一个人选择不终止一段人际关系,则不是侵犯。
事实:
一个人决定维持一段关系,尽管该关系带有暴力性,或者一个人在面临暴力时选择忍受现状,这都不代表他们接受在他们身上发生的一切。终止一段带有暴力性的关系涉及做一个复杂的决定,牵涉到诸多因素。然而,选择不终止一段交往,往往有切实的理由。一段关系不因一起性骚扰事件而终止,可能介于多种因素,例如恐惧、焦虑、恐慌、震惊,人身自由受到实际束缚,甚至是对侵犯者产生的屈服感。

在媒体上

联络我们
印度钦奈